女兒的兩個情人

 
大家都說,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。雖然是聽起來是個溫馨的玩笑話,但似乎同時也是每個吾家有女的爸爸都會有的共同感慨。尤其現在許多家庭都是只有一個小孩的狀態,如果家中唯一的小孩又是個女孩,當爸把的更是會格外的疼惜。
 
正龍夫妻倆,再結婚三年後終於有了自己的小孩。正龍看著女嬰神似老婆的姣好面容,他感動之餘也告訴自己,要更努力的讓老婆跟女兒過好的生活。
 
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,小女孩也逐漸長大,開始學著大人說話,開始在家中活潑的跑來跑去,開始會跟許多女孩一樣,說著「長大之後要嫁給爸爸」的童言童語。接著,小女孩開始背起書包上學,正龍跟他一起分享每一張獎狀,每一個獎杯盃後的辛苦跟喜悅。
 
小女孩逐漸的有了自己的生活,隨著年紀增長,假日的時間也越來越少在家,更不會像孩童時那樣的依賴、親暱在正龍的身邊。
 
正龍開始感受著,一個當爸爸的孤單跟失落。
 
在女兒大一升大二的那一年暑假,她帶了一個男孩回家。
 
「這是我的男朋友。」小女孩對她的父母,介紹著自己的男朋友,眼裡滿滿的驕傲。
 
正龍開始了解,原來爸爸是真的會跟女兒的男朋友吃醋。
 
在家庭的關愛中長大的小女孩,也相當的懂得愛人,幸運的她同時也遇到了一個懂得愛與包容的男孩。兩個人交往的過程相當的順利,在女孩大學畢業的那一年,男孩也從軍中退伍,兩個人有了結婚的打算。
 
「我反對!」沒來由的,當正龍聽到了女兒打算結婚的消息,憤怒的反駁。
 
被正龍突然的舉動給嚇到的老婆,不停的安撫著正龍。死腦筋的正龍則是堅持著:「兩個人都還沒有經濟基礎,談什麼結婚,是當兒戲嗎?」
 
那一次的交談並沒有結果,女兒難過的落下了淚。當看到淚滴從女兒的臉頰滑落時,正龍的心好痛,原來過多的關愛,其實也是一種傷害。
 
過了幾天,經過輾轉的詢問下,正龍約了男孩到外面見面。
 
男孩一見到正龍,便立刻深深的鞠了個躬,他不斷的跟正龍保證,自己會怎麼努力的工作,寧可讓自己餓肚子,也不會讓女孩吃苦。看著男孩堅定的模樣,正龍彷彿看到了當初的自己。
 
於是,他對這個女兒認定的男人點了點頭。
 
一年後,在婚禮上,他牽著女兒的手,彷彿是一種傳遞,將身為父親的愛,交到了另一個他也認同的男人手中。
 
 
 
 

關於 皂工 快樂

愛打皂的女人
本篇發表於 心情故事, 心情故事短篇 並標籤為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女兒的兩個情人 有 1 則回應

  1. 光音天羽 說道:

    我相信,門當戶對這套說法。
    門當戶對,在封建時代被解讀為貧富差距,而在今日,是需解讀為彼此的成長背景。
    如果,缺乏共通性的認知,缺乏共同性語言基礎下,即便是再熱烈的愛情,終有一天會在雞同鴨講裡消磨殆盡。
    愛,不能憑靠激情吸引,而需在相處點滴之間累積醞釀,才能長長久久…。
    或許有人說,從陌生到熟識的過程裡,從未有交集的戀人們在探索與了解彼此並不容易,然而這不也是讓彼此能更長久的動力嗎?
    人往往缺乏耐性,也缺乏毅力,更是容易因為一再的挫折而選擇放棄。曾經受過傷之後,便不敢輕易再開始,也是潛意識裡為了保護自己。因此,很容易就會選擇了放手,不管是心疼對方,還是自己。
    感情是兩個人的事,只有彼此的手互握,才叫牽手。放開了的手,掌心裡逐漸冷卻掉的溫度,卻總是在夜深人靜之時,化做心理的烙印,一陣陣的發著疼..